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三张”掌控字节跳动 张一鸣要去哪里?

“三张”掌控字节跳动 张一鸣要去哪里?

2020-03-14 17:10:08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行业新闻

字节跳动,发生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人员变动。

张利东和张楠晋升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整体负责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至于张一鸣,他说自己从公司日常运营中脱身,聚焦于更大的挑战。

最近几年,字节跳动的营收一直呈现飞速增长的趋势,从2016年的60亿,2017年的160亿,到2018年500亿,而根据媒体报道,2019年全年营收超过1400亿元,虽然随后字节跳动予以了否认,但依旧让人猜疑。

这不并意味着字节跳动就“稳”了,此次人事变动中,张一鸣似乎想要传达些什么。

张利东&张楠 :字节跳动的第二、三号人物
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字节跳动大致为1-14-106人才架构,张一鸣手里握有106人的高管团队。直属张一鸣管辖的14人分别为:陈林、张楠、谢欣、谷文栋、杨震原、洪定坤、张利东、田晓安、柳甄、华巍、严授、李亮、张辅平和陈志峰。

问题来了:张利东、张楠是怎么脱颖而出的?

在字节跳动内部,很多员工把张楠的称为“传奇的女子”,她靠着自己极强的产品运营能力,从一名外来者一步步走到字节跳动(中国)CEO的位置。

其中,她最为外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从0到1推出了支撑起字节跳动半壁江山的抖音。

抖音对于字节跳动有多重要?
在营收上,根据网易科技之前的报道,2019年字节跳动总营收约为1200亿,抖音的收入约为500亿,贡献了快接近一半的收入。在用户人数上,截至2020年1月5日,抖音日活跃用户数已突破4亿。

抖音的成功成为张楠手中的王炸。让她从一个被收购字节跳动收购的创业公司负责人,成为IES部门(互娱部门)的总负责人,统管着抖音、火山小视频、Faceu激萌等多个产品,掌管着字节跳动重要的文娱生态板块。

在本次调整中,张楠被委以重任,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作为中国业务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搜索等业务和产品。和张利东一起向张一鸣汇报。

可以说,她和张利东平分了字节跳动的整个国内市场。

如果说张楠擅长做产品,那么张利东可以说是字节跳动的"财神爷"。

众多周知,字节跳动没有按业务线划分的事业部,只有三个核心职能部门:技术、User growth和商业化,分别负责留存、拉新和变现。

而规模最大的是商业化团队,有张利东负责。根据去年年初财新报道,商业化团队约为1万多人。

2013年,在张一鸣的邀请下,张利东成为了他的合伙人和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今日头条的商业化。

字节跳动成立营销服务品牌巨量引擎,服务今日头条、抖音短视频、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懂车帝、Faceu激萌、轻颜、穿山甲等产品的营销及变现。

所以,相比起官方介绍的节跳动高级副总裁的title,张利东巨量引擎的负责人可能更让外界所熟知。

未来,张利东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商业化、战略合作伙伴建设、法务、公共事务、公共关系、财务、人力。

可以说,张楠和张利东是张一鸣的左膀右臂,此次晋升二人,不乏有激励二人的意思。同时也让张一鸣放心的从公司日常运营中脱身,聚焦全球化、管理以及教育。

频繁的人事变动
近一年来,字节跳动进行了频繁的人事调整。

2019年6月,36氪曾报道,字节跳动正在密集展开一系列人事调整:今日头条CEO陈林将不再直接负责该产品,朱文佳为新晋负责人,向今日头条CEO陈林汇报;Musical.ly负责人Alex(朱骏)取代任利锋成为抖音产品的负责人,向抖音总裁张楠汇报。

此后,字节跳动的人事调整正在持续升级:今日头条App的新晋负责人朱文佳已不再向今日头条CEO陈林汇报,改为直接向张一鸣汇报,陈林将专注于创新业务。

据悉,在接管今日头条之后,朱文佳也相继接管了西瓜视频和皮皮虾;这两个产品与今日头条被称为“大头条体系”。与此同时,陈林仍保留今日头条CEO头衔,不过,其精力已全部转而投向了字节跳动内部大量的创新业务。

时间来到10月,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在小范围内宣布了一起人事变动:抖音国际国内负责人发生了变化,张楠负责抖音国内,朱俊(内部称Alex)负责抖音国际产品TikTok,并直接向张一鸣汇报。

张一鸣的全球化野心
进军全球化的成功与否不仅关乎着字节跳动未来的增长空间、上市空间,也关乎着能否建立一个全球的、多元的、超大型的企业。张一鸣对字节跳动全球化的布局已经筹备很久。

2019年3月,在字节跳动公司成立七周年年会上,张一鸣曾透露,2012年在创业起步的公寓里,内部就在开始讨论全球化,当时公司先有英文名“ByteDance”,之后才有中文名“字节跳动”,是因为觉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

2014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张一鸣曾说过,”我认为我们有机会成为手机用户获取信息的重要门户,不仅在中国,也在国外”。

   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正式布局,始于2015年8月。随后,字节跳动在海外陆续推出了多款有影响力的产品,包括TikTok、Lark、Helo等。2018年,在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对话时,张一鸣曾定下“小目标”,表示希望三年内实现全球化,即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曾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应用商店总榜前列。

此外,在2018年至2019年,字节跳动全球员工增长超过55%,总数超过5万人。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在全球共有240个办公室和15个研发中心。

“字节跳动的全球化虽然做的很大,但也存在着文化差异,政治等众多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字节跳动内部人士对网易科技表示到。

从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受到了来自全球范围的监管危机。

TikTok在法国、印度、美国等因为内容、隐私问题遭到抵制。去年2月,抖音就因涉嫌侵犯儿童隐私问题,在美国被处以570万美元的罚款。而在在TikTok最大的市场印度,该应用程序在四月份也曾被暂时禁止。

现阶段字节跳动的年营收已经排在全国互联网企业首位,走到这个体量,在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已经非常艰难,在加上2020年的国内广告大环境尚不明朗,字节跳动又在海外面临巨大的政策压力。

这个时候,张一鸣是时候放手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聚焦于全球化这个更大的挑战。

此外,在公开信中,张一鸣还表示,除了完善全球管理团队工作,他将会从公司日常运营中腾出精力来,重点关注几个事情:

1、研究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组织的管理;

2、研究科技公司如何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3、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