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研究|在行业拐点看钢铁电商服务价值

研究|在行业拐点看钢铁电商服务价值

2019-06-10 20:48:01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行业新闻

自2015年起,在化解过剩产能、出清地条钢以及环保整治等一系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措施推动下,钢铁行业保持稳中向好发展态势,上游钢铁生产企业效益持续向好,2018年上市钢企整体盈利同比增长35%。但在流通领域,受出口动力减弱、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等不利因素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加大,钢铁贸易商盈利空间受到挤压,总体经营形势较为严峻。在此趋势下,钢铁电商在钢铁贸易流通环节中的重要性进一步显现,上下游企业对平台接受度快速提升,而上海钢银等电商平台在交易服务、供应链服务上建立的比较优势,正在推动整个钢铁行业的互联网化转型。

一、对行业的三个基本判断

1.上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红利释放将尽

2015年之后,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下,钢铁行业上游产能得到极大优化,淘汰地条钢等落后产能释放的市场空间被剩余的钢铁企业吸收。对比国家统计局的两组数据就可发现,2015年至2018年期间,钢铁企业数量由10071家几近砍半到5138家;同期,钢铁企业利润总额则从526亿元增至4029亿元,亏损企业数量由2210家降至1100家。这四年间,钢铁行业进入典型的卖方市场,上游钢铁生产企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但值得注意的是,2015至2018年间,全国粗钢产量由8.04亿吨增至9.28亿吨,2018年粗钢产量同比增长则高达6.6%;产能方面,2018年,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8%,较2017年上升2.2个百分点,产能释放仍有较大空间。钢铁行业在结构调整后,供给侧产能仍属于过剩状态,但淘汰落后产能释放的红利则已基本耗尽,可能会面临新的过剩风险。

表1 2014-2018年间钢铁行业主要数据


年份 企业数(个) 主营业务收入(亿元) 利润总额(亿元) 亏损企业数(个) 亏损总额(亿)
2014 10564 75028 1647 1921 556.9
2015 10071 64606 526 2210 1398.3
2016 9224 63174 1659 1533 631.9
2017 8545 67430 3419 1305 296.2
2018 5138 64006 4029 1100 293.0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下游:工程需求放缓,工厂需求稳增

钢铁行业下游需求端,已经开始出现两个变化。一是受经济增速放缓影响,下游需求出现负增长,根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预测,2019年中国钢材需求量约7.95亿吨,较2018年8.17亿吨下降2.7%。二是受城镇化速度放缓以及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影响,基建、房地产等工程用钢需求将出现小幅下降,并且会随着在建项目的完工而不断放大降幅,而机械、造船、家电等制造业需求仍将保持增长。在此变化下,用钢行业对钢材的需求将由品种、数量的增长转向质量和品质的提升。

3.中游:钢贸商转型用服务创造增值

钢铁行业的新一轮变化对钢贸企业提出了新的要求,钢贸商须根据市场新的要求,对经营品种、销售领域、终端用户、服务模式等进行调整,从赚取利差的粗暴模式向精细化运营转型。未来能够生存和发展的钢贸企业,应是在服务、产业链上创造价值和增值的企业,是能够高效率使用资源的企业。同时,作为资金密集型企业,如何利用现代金融服务创新手段,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以及降低运输成本、优化业务流程等,将影响钢贸商的盈利水平。

二、钢铁电商的比较优势

钢铁电商的发展,经历了以行业颠覆者身份出现、被钢厂组团封杀到当下融入钢铁流通各环节,成为产业链各环节企业不可或缺的合作方。以率先实现盈利的钢银电商为例,与传统钢铁流通方式相比,其“交易+供应链服务”的模式在服务能力、标准化程度和资金配置效率等方面已建立起比较优势。

1.具备持续放大的供应链服务价值

钢铁电商的第一个比较优势在于其服务价值。区别于传统钢贸商依靠行情赚取价差为主的盈利模式,钢银电商采取“交易+供应链服务”的平台模式。其中,交易是基础,在平台发展初期,其撮合和寄售交易均采取免费形式,而其提供的“帮你采”和“任你花”两项供应链服务产品,对于被银行列入“黑名单”的钢贸商而言,直戳痛点。在这个核心模型下,钢银电商在2016到2018三年中,得以沿着三个路径不断放大平台服务价值。

一是基于在平台上发生的真实交易,建立钢银BCS信用体系实现大数据风控,并随着交易量的积累不断提升风控能力,放大其供应链服务规模,这是钢银电商的高利润来源模块(了解更多)。2018年,供应链服务营收占比已从2016年的13.51%提升至30.49%。

二是基于供应链服务,在为用户提供“代采”和“赊销”过程中,从指定交接仓库,延伸到为用户提供从仓库到工地、工厂的全程仓储物流服务,降低用户成本和提高便利性的同时创造新的增值。为此,其母公司上海钢联与复星合作成立上海钢联物联网有限公司,保证了仓储物流的服务质量。

三是通过技术手段不断优化平台服务,通过提供SaaS工具,帮助用户及时调整生产、销售、采购策略,实现灵活定价,将服务渗透到商家管理、运营决策等企业内部管理中。而通过一系列服务建立用户粘性后,其寄售服务则逐步向用户收取服务费,形成新的稳定盈利。

图1 2016-2018年钢银电商核心经营数据




2016-2018年钢银电商核心经营数据

数据来源:钢银电商历年年报

2.具备产品、交易、服务的标准化能力

钢铁电商的第二个比较优势在于标准化能力。通过平台与原本分散的钢厂、钢贸商和下游用户建立连接,形成产品集聚、交易集聚和配套服务集聚。全球最大的钢贸商年交易规模约为2200万吨,而钢银电商平台寄售交易规模已经超过2700万吨,具备系统推进标准化的基础、能力和需求。事实上,钢银电商在发展过程中一直同步推进产品信息体系、交易体系和服务体系的标准化建设。

从服务用户角度,通过产品信息体系标准化,能够有效实现社会资源共享,帮助客户提升效率的同时大幅降低沟通成本,进而促进行业形成新的供需匹配对应关系;通过平台交易体系标准化,钢银电商平台的交易效率获得极大提升,有效缩短了交易周期,平台单日最高交易量已超过20万吨;通过平台服务体系标准化,既确保了产品质量,提高用户认可度,也能够提升用户体验大幅增强用户黏性。

从平台发展角度,通过真实、准确的高质量数据积累,持续完善BCS信用认证体系,提升大数据风控能力,降低各方的交易风险。

从行业发展角度,钢铁电商的标准化建设,有利于进一步打通产业生产端和采购端,通过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产业整体流通成本,实现产业大数据的聚合和共享,促进产业链优化整合,进一步推动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发展。

目前,钢银电商承担的“钢铁电商平台服务业标准化试点”已入选“2018年度国家级服务业标准化试点项目”,钢银电商是唯一入选的钢铁电商平台。

3.通过产品组合提高资金配置效率

钢铁电商的第三个比较优势在于其高效的资金配置效率。钢铁行业是典型的资金密集型行业,资金由下游各行业的终端用户到上游钢厂需经历多层流转。对于处于中游的钢贸商而言,其核心诉求一是快速获得大额资金用于流转,二是资金占用时间尽量短以降低融资成本,这就要求极其灵活的资金配置,传统金融机构很难满足企业这一需求。而对于钢银电商,一方面依托高效的平台交易和动态风控能力,为钢贸商垫资;另一方面通过不同供应链服务产品的组合最大化资金使用,即便平均垫资周期仅为5天,也可避免资金处于闲置状态。以“任你花”和“帮你采”两个产品组合为例,服务下游客户的钢贸商通过“任你花”赊销,通常在月底结款;而从钢厂采购的钢贸商通常在月底通过“帮你采”付款给钢厂,在资金使用密集的月底,两个产品的资金池可以实现对冲。此外,钢银电商还有“订单融”、“随你押”等产品,组合实现资金的灵活配置。

图2钢银电商供应链服务产品组合

钢银电商供应链服务产品组合

三、产业互联网化的行业价值

钢银电商基于自身及母公司上海钢联在行业内的积累,已形成“在线产品、电商集团和新型钢铁产业链”构成的产业互联网生态(了解更多),不断正向影响上游钢厂、上游钢贸商和下游采购商,进而促进钢铁流通产业链的互联网化演进。

对于上游钢厂,钢银电商成为其稳定的合作方,即使在钢铁行情下跌的情况下,也可通过稳定的终端用户订单,维持一定量的稳定交易。此外,对于钢厂推出的新政策、新策略,可以通过平台的订单聚集能力进行接盘,不断提升钢厂与平台之间的粘性和合作深度。

对于上游钢贸商,钢银电商从产品、交易到供应链服务过程中提供的标准化服务,能够切实帮助钢贸商解决实际问题,实现提质增效的同时,通过平台集聚能力为其采购和销售带来新的机会。

对于服务终端客户的采购商,一方面帮其拓展了客户服务范围,如服务工程用户的采购商,即使工程方因项目迁往其他省市,也可通过钢银遍布全国的供应链体系跟进客户;另一方面,对于工厂用户,钢银电商提供从仓库到车间的JIT物流服务,屏蔽了配送过程中的外部影响因素,有效解决了品质保障问题。

2019年,实体产业的互联网化改造开始由C端向B端延伸,产业互联网被行业公认为未来5-10年的蓝海,区别于消费互联网的流量逻辑,产业互联网平台更看重资源配置、数据决策和专业化服务能力,在产业链中向上连接生产制造企业、向下连接终端用户,最终指数级提升行业整体效率。回顾近几年的发展可以发现,钢银电商一直在钢铁行业以产业互联网思维进行布局,已经提前起步成为具备强盈利能力的产业互联网平台。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